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第三百零二章 妖嬈的御醫熱推

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
小說推薦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带着药箱穿红楼,我林黛玉只想苟命!
黛玉吃药前叮嘱过紫鹃,什么时候太监们走了,弄条湿巾给她擦脸擦脖子就成。
多蘸点水多擦几下,她就会醒了。
之前她拿这药在北静王那里做过实验,是拿狗和猴子做的,都成功了。
在人身上实验今天还是头一次,要是让北静王知道,肯定得骂她拿自己冒险。
这不是没办法吗?
被人逼得,不冒险就得受屈辱,去给杀父仇人家看病了。
好在药的效果很好,而且很安全。
增强了她继续研制假死药的信心,加油!
黛玉又往嘴里扔了一颗葡萄,甜得眯起了眼睛,道:“给史姑娘送一盘子。”
紫鹃笑道:“早就送过去了。史姑娘让您尽管昏迷,她在那里做药丸呢。”
黛玉关了培寿堂,可不代表不往外发药了。
哪怕是不卖,白送,她也愿意。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逼得忠顺王家的药卖不出去,发霉长虫子。
已然到了这个地步了,谁也别让谁好过吧。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什么医者守则?
什么无边界?
屁!
第二捕快
讲得那么高大上,哄鬼呢。
小太监回宫禀报说黛玉真的昏迷,胡公公不信。
特意又派了一名更稳妥点的太监,还带了一名真正的御医,又来了林府。
同样,呱哥早早便派乌鸦来报了信。
黛玉又吃了一粒药丸。
迷幻时代的爱明天交税
御医一诊断,天啊,是真的昏迷。
听说从刚才就晕着,到现在都没醒,用银针偷偷扎一下都没反应,再扎一下,血都出来了,还是没反应。
这种情形再逼下去,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御医冷汗直冒。
赶紧离开林府回宫复命了。
胡公公一听,连忙去向皇上禀报。
皇上愣了愣,林姑娘的身子骨怎么会如此孱弱?
就受了那么几场气,竟然都能病到这个地步?
看来不是长寿之相啊。
皇上想到了什么,心情突然又好了。
“既然病成这样了,那就宣那帮人回来吧。”皇上道。
胡公公道:“不是他们不回来,是林府管家不让走。”
“林府管家说既然已经宣了旨,他们也不敢不完成,可如今他家姑娘晕着,除非公公们自己说可以免了他家姑娘的旨意,否则他们是不敢不遵的,”
“更不敢放公公们回去,不然事情没个结论,他们家怕到时候说不清楚,”
“知道的是他家姑娘病重无法起身,不知道的污蔑他家姑娘抗旨不遵呢,他们可承受不起这个罪名。”
皇上放下手里的笔,骂道:“这个老东西真是老奸巨猾,一点把柄都不留。”
“谁说不是呢,”胡公公道:“能跟林如海这么多年的人,哪里会差了。”
“嗯,”皇上道:“告诉那老东西,就说皇家体谅林姑娘身子孱弱,免去万府了。”
“是。”
胡公公答应,刚要转身出去。
皇上又道:“去挑点补品之类的东西一起带过去,免得那老东西出去添油加醋乱说话,传出去又被人说贵人们合伙欺负孤女,不好听。”
“是。”
胡公公弯身退出去了。
头一次听说宣的旨不作数,还反过来从皇宫送东西赔礼的。
终于,宣旨的这帮太监离开林府了。
来的时候有多趾高气昂,走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北静王急匆匆来了,听说林姑娘晕倒了,说是被他们给气得,非让他们给个说法不可。
否则就要他们好看。
要不是胡公公派人送来补品给林姑娘,他们今天真有可能就走不了了。
见识了这一波之后,以后打死他们也不抢着来林家宣旨。
黛玉摸着被御医偷扎的手指,拿出一包药粉,递给北静王道:“找机会帮我把这包药粉撒到今天来的御医身上,他偷着扎我手指,那个时候没感觉,可是醒来以后好痛。”
说着,抬起手指让北静王看。
北静王真是生气又心疼。
既气她不爱惜自己,竟敢拿自己做药品实验。
拒绝暴君专宠:凶猛王妃
又心疼她被人欺负,动不动就被人给算计一遍。
一时又找不到能够避开的方法,看起来贾母那个搬到贾府住的建议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北静王接过那包药,递给夜沧道:“这就去给他撒上,让他御前失仪。”
“是。”夜沧兴冲冲地走了。
好期待看林姑娘用药粉作弄人,感觉比他们一刀子把人砍了都过瘾。
果然,等到夜沧将那包药粉撒到御医身上之后,过了不消半刻钟,御医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起了妖娆的舞蹈。
当时正好是在御花园,眼前除了皇上和忠顺王,还有几位娘娘。
见到妖娆万分的御医之后,贵人们全都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不对劲,可是不管用了什么方法,都无法阻止御医那妩媚多姿的仪态。
他跳得起劲,甚至在侍卫们上前拉他的时候,还抱住一名侍卫撒娇道:“奴家跳支舞给小哥瞧,小哥可不要眨眼哦。“
呕。
侍卫当场就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夜沧回来说的时候,眉飞色舞,笑得肚子都疼。
就连北静王也憋不住笑了。
黛玉这个小促狭鬼,让他说她什么才好。
这又是研究了什么新药?听都没有听说过。
还以为她又拿痒痒粉去的呢。
问黛玉,黛玉道:“这是一种幻药,吸入鼻腔之后,过不了半刻钟,就能把这个人平日里隐藏的性格显露出来,能清楚地知道这个人私底下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神工 小說
那是不是也就说明,这名御医其实私底下是个娘炮。
骨子里动不动幻想自己是个女子,甚至脑子里会出现那些跳舞的画面,画面里的女子就是他本人。
今天用了药,他把自己的潜意识完全表演了出来。
恭喜,以后在宫里他算是名人了。
夜沧道:“也算不上宫里的名人,因为皇上当场大怒,让人把他赶出宫了,而且以后再也不得入宫伺候。直到出宫的时候,他都还没清醒呢。“
北静王笑着摇摇头,伸手摸了摸黛玉的脑袋,道:“为什么不干脆多给夜沧一份药粉,让他再撒到今天来的公公身上?”
黛玉道:“要不是因为那样子太明显,很容易让人猜到是我搞的鬼,你以为我不想啊。”
北静王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好在这小家伙还没被气坏了脑子,知道适可而止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