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線上看-勾欄遇鬼。分享

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小說推薦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诡异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回到镇魔司,此时还不到中午,苏远白天是不用巡逻的,现在他还有很多时间,想了想,先去父母那里陪着他们闲聊一会。
再次出门,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时间来到午时。
苏远默默想了想,决定先去春茂酒楼解决一下吃食。
之前初来石门镇的时候,老板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一直承诺去看看他老人家,眼下正好有这个机会。
大街上人声鼎沸,不似夜晚的寂静,更显得有人气,酒楼的位置很显眼,苏远没走多久便到了。
“小二,来一壶酒,上些吃食。”
一进门,苏远就看到了熟人,之前在酒楼的哪个小厮,他也不出声,就这么坐在一处桌子上。
小厮闻拿着酒水吃食来,“这位客官,你要的东西,看看合不合适。”
他一抬头,立刻惊讶出声。
“苏大哥!今个你怎么来了。”
苏远微笑着说道,“我这不现在没事干,来照顾一下酒楼嘛,刘老板在不?”
“你可真不赶巧。” 小厮带着惋惜的表情,随即悄悄凑到耳边说道。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乡下越来越容易出事,刘老板在乡下有个亲戚,家里几口人都死了。”
“听说就是让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害了去,这不,留下个孩子,村里人托话叫老板去收留下。”
“是嘛。”苏远面带可惜,“这世道的确不太平,那人家倒是可怜。”
“是说不是呢,这年头……唉。”小厮叹完气才注意到苏远的衣服上有个镇字,讶然道,“苏大哥现在可是在镇魔司里办事?”
“嗯。”苏远看出他的眼里带着一丝羡慕, 不由问道,“你想来镇魔司吗,我可以替你引荐一番。”
小厮练练摆手,“我……不行不行。”
苏远见他有些窘迫的样子没在追问,直到有客人呼唤,他还回头看了几下镇魔司的衣物才离去。
刘老板不在,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吃好饭,付钱时,苏远跟他说了句改天再来拜访。
离开前嘱咐道,若是刘老板需要什么帮助的尽管去镇魔司找他。
“现在的我似乎还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啊。”
在回镇魔司的路上,苏远突然想起这么一茬。
虽然战斗的时候一般习惯用拳头,但碰到有些恶心的东西还是有些下不去手。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大黑哥
有个武器还是很有必要的,不仅能够隐藏自己的长处,还能增加自己的战斗力。
说干就干,苏远转头,向路边的商贩询问了一下镇上有没有什么锻造武器的地方。
“官爷是说铁铺吗?”
我们的故事
“对。”
苏远点点头,随后商贩指着前面的街道。
“往这走,过去两条道您就能看见一个铁铺了,老板姓吴,他哪里什么东西都能打,武者也经常找他,您去他哪里准没错。”
答谢过后,苏远顺着商贩指的方向走去,这里略微有些偏僻,靠近些就隐约能听见打铁的铛铛声,在走进些,一家无名铁铺顿时映入眼帘。
“老板在不?”
苏远进门大声道。
很快,屋内的铛铛声立即停止,一个上身赤裸,浓眉大眼的壮汉走出来,看着苏远道,“我是老板,你有什么事。”
苏远咧嘴一笑,“到铁铺还能干嘛,当然是找你打东西。”
“你要打什么。”壮汉也不墨迹,直接问道。
“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件趁手的武器,你看我适合什么。”
他上下打量了苏远身板,随后指向屋内,“我那里有几件打好的剑,你要不要看看。”
“剑?”苏远摇摇头,“这玩意太轻了,有没有重一点的。”
“重一点的……”老板想了想,说道,“我这里还有对流星锤,带链子的,一只二十斤,怎么样?”
“可否拿给我试试。”
苏远向他提出这个要求,毕竟买武器不能马虎,还是得以趁手为准。
老板点头,随后走进屋子,拎着一对铁刺流行锤走出来。
上手掂量两下,苏远立刻摇头,问道,“你这还有没有更重的?”
“这个还轻?”
老板一脸不可置信,一只铁球二十斤,一对可就是四十斤了,平常人舞动都难,更别提拎着这两玩意打架了。
真要上阵,不出两个回合准保腰间盘突出,眼前这个后生看着文质彬彬的,怎么就喜欢这个玩意。
但他看见苏远身上的衣物也就释然了。
镇魔司的,那也不奇怪了,毕竟那里面都是武者,力量大得出奇。
“再重没有了,我这里面剩下的都是些枪棍刀剑,你要是要重的那可得重新打,不过先说好,这个价可能不便宜。”
苏远爽快的答应了,“成,只要能让我满意价钱不是问题。”
“好,那你看看要什么款式,就这个锤子的样式行不。”
“这个不行,你给我按照板砖的样式打一块大概有个五十来斤就行了,不能太大,不然拿着不方便,最好还要能灌注气血。”
听完他的要求,老板脸上顿时一脸古怪的样子,“你确定要板砖的样子?”
“就是板砖,你按照我说的去打就行了。”苏远认真的回复。
我开动啦
客人的要求如此,老板也不好多问,略微思考后说道。
“按照你说的,恐怕得用到血银,你运气不错,我这还有几十斤存货。”
“不过得先交五两定银,大概三天你就能来拿货。”
苏远从兜里拿出银子交给老板,钱财这玩意镇魔司一向不会苛刻,光是他一月的俸禄都有近十两。
这点钱是在不算什么,毕竟这行可是高危行业,相当于买命钱。
走出铁铺,苏远转过头就在街上碰见了张驿,这家伙贼眉鼠眼的,对着路边的年轻姑娘左瞟右看,看得人脸红了也毫不知耻。
“喂…”苏远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给张驿吓一跳。
“你他……”
他正欲开骂,转头看见是苏远立马变了一副嘴脸。
“诶,苏哥你也出来玩啊。”
苏远也不意他的嘴贱,相处久了便习惯了。
“下次上街记得把这身衣服换一下,别给镇魔司丢脸。”
“嘿嘿,我这不有时间,寻思出来找点乐子嘛。”张驿被这么一说,难得的有些脸红。
“你准备去哪找乐子?”他看着这小子走的方向,问道,“不会是想去窑子里吧?”
听这话,张驿立刻义正言辞的说道,“你看我像这种人嘛,我这次出来其实是想去察看一下民生社稷,看看街坊邻居过得好不好。”
苏远笑而不语,再次拍了拍他的肩头,提醒到。
“那种地方还是少去,里面的姑娘挣的都是不干净的钱,你要是思春,找个正经人家的姑娘过日子也行。”
“谁说她们不干净!”
张驿面孔严肃的看着苏远,“她们挣的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可干净了。”
“臭小子!”苏远笑骂。
“那天别染得一身病来,那时候看他们还干不干净。”
张驿这就不干了,“你这是咒我呢,看你这话说得,难不成窑子里就没有好姑娘了,你这是歧视!”
“她们每个都是顶天的好姑娘,我今天非带你去看看。”
说完就拉着他娴熟的绕过一处处街道,想了想,苏远也没有拒绝,毕竟是男人对那些地方都有些好奇,也就随了张驿。
片刻后,两人在一处名为醉生梦死的小酒楼门口驻足,门口穿着各式轻纱粉衣的风尘女子花枝招展,一边揽客,一边舞姿弄骚的。
一看见张驿,立马就有两个打扮艳丽的女人跑过来拉住他。
“这不是张哥嘛,今怎么才来啊,姐妹们都等急了。”声音那叫一个酥软,直让张驿笑得合不拢嘴,不过他没有忘记一边的苏远,揽过肩膀介绍道。
“这位是我大哥,姓苏,你们可得把人伺候好了,听见没,别像我上回一样。”
一位身穿的红色轻纱的女子巧笑嫣然的拉过苏远的手,调笑道。
“咯咯……瞧你这话说的,我们那回没有伺候好你,你这位大哥,我也能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销魂蚀骨的滋味。”
苏远默默的任由人拉着手进屋,没有拒绝,毕竟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愿意笑脸相陪,这小手很软,很白。
“虽然是收钱的……”
一起欢笑吧!
他在心底默默补充道。
走进里面,眼前各种打扮漂亮的姑娘让人应接不暇,姹紫嫣红一片,入耳皆是女子的娇笑声,进来的每个男人都软了半边身子,挂在她们身上。
“小红呢?”张驿问向身边的姑娘,女子闻言一双水眸顿时委屈起来。
“都来这么多次了,还是想着你的小红,难道我没有她美嘛,明明上次也和人家玩了一宿,这次就打算不管人家了嘛……”
见美人欲琴欲泣的模样,旁边的苏远直呼遭不住,但张驿这厮居然推开人家,美其名曰大家只是玩玩,自己还是一个深情的人。
三言两语就将人哄得眉开眼笑,主动去帮着叫小红去了,临走前还不忘来个明送秋波。
掃雷大師 小說
苏远只能感叹,把妹是个技术活,很快,张驿心心念的小红来了。
人如其名,穿一身大红纱衣,眼眸清澈,五官清秀,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只是不知怎么,脸色有些惨白。
即便是涂了胭脂也盖不住,身躯摇摇欲坠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
看见情郎在面前,轻声呼唤道。
“张哥儿……”
张驿见此心痛的就要抱上去,苏远一把拉住他,凝声道。
“别去!”
因为,他竟然在这名女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很熟悉,与之前葬人棺的气息很相似。
“你干嘛……!”
张驿满脸不善的看着苏远,但下一刻,一阵呕吐声响起,他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颤抖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