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大宋狂醫 柳川-第282章 你和你矮矬子大哥,全都是垃圾推薦

大宋狂醫
小說推薦大宋狂醫大宋狂医
吴月钗也是脸色惨白,刚才把她吓着了,此刻惊魂稍定,也对武松怒目而视,说道:“武松,你难道不该做个解释吗?为什么找人打葛大人?你是不想看我们好吗?”
武松冷声说道:“那葛家森不是什么好鸟,他挨打是他活该,而且我告诉你们,他不仅今天挨打,他还会接着倒霉,好了,你们慢慢喝。”
说着挥了挥手迈步走了。
吴月钗插着手指着武松对吴月娘说道:“什么玩意儿?你找的男人怎么有这样的家人?以为他有个狮子楼就了不起了,是吧?
还看不起人家葛大人,什么东西,他跟人家葛大人提鞋都不配,你看他找人打了葛大人,他死定了,你这狮子楼也别指望开下去。”
陆泽源则面如死灰,坐在那儿不停的用手捶着脑袋:“我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亲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完了,我开封府的书吏这次彻底完了。”
吴月娘也实在看不下去,对吴月钗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走吧,这个忙我们只能帮到这一步了。
这件事不能怪二叔,要怪只能怪那个畜生,是他咎由自取。”
说着拉着武大郎转身也离开了。
包间花子虚和李瓶儿追了出去,花子虚不停的却对陆泽源等人说道:“武松就是个莽夫,除了会打人啥本事都没有,这酒楼不知道靠什么法子骗来的,别跟他一般见识,吉人自有天相。”
月光图书馆
事情闹到这儿,他们也没有心思喝,接着便起身离开酒楼。
他们下酒楼要走的时候,武大郎还是跟吴月娘好生说了半天,吴月娘这才到门口来相送,毕竟是姐妹。
陆泽源和吴月钗还一肚子火,对吴月娘和武大郎的相送还爱搭不理的,上了马车径直走了。
这一幕却被窗户边的吕家豪看到了,不由心头一动。
因为刚才这件事,他一直对武松很愧疚,因此与武松有关的事都留心。
武松的哥哥和嫂嫂亲自送出来的人,一定是他们的贵客或者亲戚,所以他注意到了吴月钗和陆泽源。
……
几天后。
开封府张榜公布这次招考书吏的结果,陆泽源位列末席勉强进入了一百人大名单,成绩远没有他所料想的好,只能勉强过关。
可是后面面试可是五取一,成绩是要作为重要参考的,如果面试结果都差不多,肯定要优先考虑成绩的。
拿到成绩之后,陆泽源很是失望,他的成绩居然垫底。
嚣张特工妃
而他之前曾经扬言说他若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现在牛皮吹破了,也不好意思到狮子楼去炫耀了,加上之前欠葛家森这个人情,结果也被武松整个搞砸了,还找人打了葛大人,也没脸去见葛家森了。
他却不知道葛家森已经被御使台抓捕,下狱撤职查办了。
又过了几天。
开始面试,以前信心满满的陆泽源此刻心头惴惴不安,他在这些笔试过关的人选中可没有什么优势。
一来成绩垫底,二来年纪偏大,三来没什么背景,就算有两个小钱在京城也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没有半点优势。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
因为完全没有把握,面试时他很心虚,口才不好加上准备不足,回答颠三倒四,东拉西扯,答非所问,让几个主审官都直摇头。
担任主审官的是吕家豪。
吕家豪一眼就认出了陆泽源,就是那天狮子楼武松的哥嫂亲自送出门的那年纪比较大的书生。
于是,他静静的听着,听完之后也暗自摇头。
如果单就面试成绩,这陆泽源面试也会垫底,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录取。
可是他想起狮子楼前这陆泽源和吴月钗可是武松的哥哥嫂嫂亲自送出门的,而且说话还很亲热,显然是至交好友,甚至可能是亲戚。
而先前那件事虽然不是他的责任,但也是因他而起,是他的手下搞错那件事了,让他对武松充满了愧疚。
决定这一次帮武松一个忙,即便武松根本没有向他说过这件事。
朝鲜男女相悦之事操作团
残暴之人
等陆泽源离开之后,吕家豪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人生性纯良,很适合做书吏的啊。”
他这位主考官开封府少尹定了基调,其他几个主考官哪敢说二话?原本对陆泽源满心不屑的此刻也都陪着笑纷纷点头赞同。
于是陆泽源顺利的进入了录取名单。
张榜公布的时候到了。
陆泽源甚至都没有去看望,因为他自己表现的太差了,连他自己都看不起,百分百是不可能通过的。
没想到去看榜的好友带着醋意的告诉他,让他请客说他中了,他这才欣喜若狂,跑去看榜。
他的名字居然列在榜首第一!
他高兴的当场差点昏厥,蹦蹦跳跳的就回家了。
吴月钗得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去狮子楼炫耀。
她立刻带着陆泽源前往狮子楼显摆。
狮子楼里。
武松正在跟吕家豪、鲁智深喝酒。
农家童养媳
鲁智深已经任命为开封府判官,从六品。
他担任开封府判官,也就成了吕家豪的手下。
所以武松在狮子楼设宴替鲁智深庆贺,同时也替两位引荐一下,让吕家豪以后多多关照自己的这位兄弟。
吕家豪哪有不答应的?一个劲拍胸脯。
席间,吕家豪出去方便。
他刚出门,就从外面进来了好几个人,却是陆泽源、吴月钗和花子虚,还跟着惶恐的武大郎和吴月娘。
进来后,陆泽源洋洋得意的居高临下望着武松,手指头点着他:“武松,我之前就告诉你,我陆泽源乃人中龙凤,当今才子,你还不信,现在啪啪打脸了吧?
我告诉你,我已经金榜题名,今天开封府录取书吏张榜了,我位居第一,怎么,你还看不起我吗?”
武松微微一愣,随即皱眉,这么嚣张的一个人又如此市侩,眼中无人,在开封府当书吏,对自家亲戚都如此嚣张跋扈,对来办事的平头百姓真难以想象他会是个什么态度。
这样的人都能过关,这吕家豪不知道怎么把的关。
不过既然人家过了,武松当然不会去拆台。
淡淡一笑:“那就恭喜了。”
吴月钗也得意洋洋说道:“武松,你这个小人,你看不得我夫妻的好,故意使绊子找人殴打了葛大人,以为这样我丈夫就没办法进入开封府当书吏了,是吗?
人算不如天算,你机关用尽,奈何我丈夫本事大,凭借着他的才华,一路顺风顺水金榜题名高中头名,被开封府录取为书吏,从今以后康庄大道,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很快我丈夫便能把你踩在脚下了。你狮子楼有什么了不起?在我丈夫眼中就是一堆垃圾。你和你矮矬子大哥,全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