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討論-886、香餑餑表妹逃脫掌控了(12)相伴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小說推薦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虽然是这样,但如果柳家人想要跟郡主修复关系的话应该比我们容易多了吧?不行,我们得先下手为强,要是被柳家人抢先讨好了郡主,那我们就更没办法接近郡主了……”周逸竹十分着急。
柳氏其实也很不安,毕竟柳维安天然就比他们周家人跟郡主更亲密,想要讨好郡主容易得多, 可是就算她明白这一点也没有办法,因为杜时初真的油盐不进,似乎铁了心不想要她这门亲戚一样,小小年纪就绝情又狠心,柳氏恨得不行。
“继续盯着郡主府,当然, 柳维安那里也要盯着。”柳氏暂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等着,不过她又想到了一个不知道可不可行的办法,叮嘱周逸竹道,
“我们不能进郡主府,郡主也很少出门,但我们还可以写信给她,想办法把信传到郡主手上,只要她愿意看,总有一天会被我们感动的……”
周逸竹眼睛一亮:“这个办法不错!”
“好了,你回去想想写些什么能打动她吧。”柳氏蹙着眉头对周逸竹挥挥手道。
周逸竹便忙不迭地离开了。
虫2 小说
柳维安在客栈里也在写信,自然是把第一次跟杜时初见面时的情况跟柳家人说一下。
其实之前柳家人不联系杜时初,除了路途遥远、感情太淡之外,还因为杜时初即使被皇帝看重,也对柳家人没什么用途,毕竟柳家人喜欢在临城经营家族名声,当教书育人的先生, 那即使杜时初是郡主,也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因为柳维安想通过可就入仕, 那作为皇帝极其看重的杜时初, 就有很大的利用之处了,这不就得赶紧地修复好关系吗?
来之前,柳维安以为这件事并不难,毕竟杜时初只不过是丧父不久、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的小姑娘,正是需要亲人宽慰的时候,只要他来了,多关心她几句、安慰安慰她,还怕她不会依赖并且信任上自己?
可惜跟杜时初见过面之后,柳维安就知道自己大意了,小看了杜时初,她并不是无依无靠的孤女,皇帝就是她最大的靠山,她根本不需要什么亲人的宽慰。
反而是他,需要杜时初这个跟皇帝关系亲近又不会惹皇帝顾忌猜疑的人。
柳维安如今虽然还带着些柳家人的清高和自傲,但这回没有周家人侮辱讽刺他,而杜时初这条捷径又实在太吸引人了,柳维安就没办法割舍,更不想轻易放弃。
给家里人写完信之后,
柳维安就到街上看看能不能买到些郡主可能会喜欢的礼物,他上次上门太过于匆忙, 除了些必要的见面礼之外,并没有带上什么珍贵的礼物,这回他就得补上了。
毕竟想从别人身上获得好处,怎么能不付出些成本呢?
柳维安花了大心思把京城里最大的朱宝阁里珍贵稀有的珠宝首饰买了下来,又找了些小姑娘可能会喜欢的小玩意儿,包装整齐,便带着又去了郡主府求见。
谷疢
不过这回他就没那么幸运了,杜时初并没有见他,说她正在为父母抄写经书,不能停下来,还得大半个时辰才结束,她知道表哥要准备科举,时间紧迫,就不见他了,还望他见谅云云。
柳维安听到仆从这话,连忙道:“不急,如今离明年春闱时间还早着呢,我可以进府里等表妹给姑姑、姑父念完经,不会打扰她的。”
仆从却摇着头道:“抱歉了柳公子,奴才只是个下人,不能擅自做主让您进去,您还是回去吧。”
“你可以回去问问郡主……”柳维安不肯放弃,“说不定她会同意我这个提议呢?”
“不行,奴才刚才去禀报已经打扰了郡主一次,如果再去打扰她,那郡主就要生气了,所以希望柳公子见谅,郡主下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的,她今天没空见你,那不管你等多久她都不会见你了,所以您还是回去吧。”仆从连忙解释道。
柳维安没办法,只好带着自己那辆装满了珍贵礼物的马车回去了,他倒是想把礼物留下来,但仆从却解决不肯收,说是没有郡主的吩咐,他要是做主收下了,郡主知道后肯定会罚他。
盯着郡主府的人跑回去报告给柳氏这个消息,得知柳维安这回也没办法进入郡主府见杜时初之后,柳氏便瞬间觉得心情好多了,之前的紧张和着急一扫而空,原来杜时初并不止对她这个堂姨绝情冷漠,连对她的亲表哥也同样无情,柳氏这就放心多了。
杜时初还不知道两个表哥都对她这个踏脚石虎视眈眈,她又到了进宫的时候,抱着小狮子就去了后宫找六皇子和五公主他们玩,没想到他们还要上课,不能陪她玩。
杜时初顿时十分可怜他们,同时又很庆幸自己已经十二岁了,否则皇帝肯定也会让她也到宫里来上课,而不是只派了两个嬷嬷来教导她。
杜时初无聊,便在后宫里逛,逛着逛着突然就走到了一处格外破败安静的地方,这里的宫殿远离干清宫,偏僻极了,又年久失修,显然是个冷宫了。
“郡主,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丫鬟知春有些害怕地低声劝杜时初道。
“我想看看。”杜时初好奇地四处张望着,“不知道这冷宫有没有住着被贬斥的妃嫔?”
王道少年不可能谈恋爱
“郡主,您别说了,万一真的有呢?”知春都瑟瑟发抖了,忍住挨得杜时初近了些,“奴婢听说被贬入冷宫的那些娘娘们,受到的打击太大精神都失常了,咱们要是遇上了,万一被她们攻击了怎么办?”
“我能保护自己和你,别担心。”杜时初安慰她,“陛下是个仁善的,没听说他把哪个妃嫔贬入过冷宫啊,而且这里还这么安静,说不定根本没有人呢?”
“可、可就算陛下没有贬斥过妃嫔,那先帝不是贬斥过吗?”知春低声道,似乎怕声音大了会吓着那不知道在哪儿的废妃。
准教授·高槻彰良的推测
杜时初眨了眨眼,说:“你说得也对哦,先帝是曾经把几个废妃打入了冷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