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CNC蒼藍暮光討論-OR7-EP4:布拉吉尼(8)閲讀

CNC蒼藍暮光
小說推薦CNC蒼藍暮光CNC苍蓝暮光
OR7-EP4:布拉吉尼(8)
初春的阳光温和地游荡在病房中,给这位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病人的患者又增添了一丝活力。他穿着和医院的其他病人们身上的病号服相比显得格格不入的深色睡衣,正含笑接受着外人的采访。窗台上的观赏植物枯死了大半,每一个走进病房的访客都会意识到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理花草了。
“是。”病人——就是已经把自己用患上了RC细胞异常增殖综合征的借口送进了医院的列奥尼达·扬内斯库——从沉思中缓过神来,他隐约预感到那些沉痛的日子不会很快离自己而去,“直白地讲,我不会否认我投资这项研究是为了治好我自己的疾病……这不算什么私人动机。任何一种疾病都会危害全体人类,找出治愈它们的办法就可以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
“事实上,许多……请您不要介意我使用【食尸鬼病】这个俗称。”前来采访他的自媒体记者赶在相关部门把食尸鬼病一词列入歧视用语之前尽可能地使用这个听起来更容易让人产生直观联想而且朗朗上口的名字,他又不是恪守某些行规的传统媒体人士,“许多患者,他们和他们的家属都非常感谢您在对抗病魔的过程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这里有一些感谢信,我可以给您读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扬内斯库连忙摆手拒绝,“唉,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和我住在同一家医院里,有些人的医药费还是我代替他们支付的呢。”
女人,玩够了没? 小说
尽管扬内斯库似乎不是很想面对受过自己恩惠的人们的善意(也许他从罗曼·舍甫琴科横死的经历中吸取了不少教训),但这位怀揣着热情前来拜访他的年轻人还是按照原来到了流程把感谢信一五一十地读给了扬内斯库听。那些或是真诚或是肉麻的吹捧令扬内斯库无法招架,他经商多年,从未想要认真地了解他本人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那种事有公司内的专业人士去做就够了。眼下他仍然是个不能离开病床的病人,特殊的身体状况使得他被迫留在原地忍受这种体面的折磨。
十几分钟后,即兴采访终于结束了。戴着小帽的年轻记者和这位乐善好施的商人握了握手,向对方告别,又在护士们的目送下离开病房、消失在了走廊尽头。他在楼梯间站稳,从衣兜里拿出耳机、放在左耳旁戴好,又按了按上面的一个按钮。
坐在医院地下停车场的公务用轿车中的康斯坦丁·杰莱里看了一眼自己收到的最新消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收工。”他对着身旁的佩特雷斯库说道,“看来我们误会他了,他不是另一个舍甫琴科。”
“我知道你一定会怀疑有食尸鬼要通过推动治疗食尸鬼病来让自己的身份合法化,可直觉也不全是准的。”佩特雷斯库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并没有马上重新启动车子,“……这怪我,我平时也很依赖直觉。”
“不,时代在变化,最好用的办法也会变化的。”杰莱里看了一眼手表,“我们可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上睡懒觉,歼灭亚历山德鲁·麦齐亚只是个开始。”
佩特雷斯库略微点了点头以表示赞同,他打算踩下油门,但杰莱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年轻的食尸鬼搜查官在年老的探长的注视下拿出手机并接听了电话,只过了片刻,佩特雷斯库便看到杰莱里的脸色发现了明显的变化。等到自己的长官结束通话后,老探长漫不经心地发动了车子,向长官询问稍后的去处。
康斯坦丁·杰莱里报出了一个地点,并要佩特雷斯库从附近的据点中点起人手一同前往。老探长皱了皱眉,但什么都没说,尽管他多少对杰莱里的冒进有一些意见。以成为一名站长为目标的杰莱里离他当前的人生短期理想还差一级,而且他就算晋升为初级专员也不见得能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被直接扔到外地甚至是农村当站长的食尸鬼搜查官太多了,那些人当中不乏起初热血沸腾但后来终于被现实打垮并选择了辞职退役的失败者。
谁又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
“亚当姆斯先生说他发现了食尸鬼拐卖人口的证据,我们可得去看看。”杰莱里需要更多的功劳来铺就他的道路,“真是奇怪,我一直以为食尸鬼在亚历山德鲁·麦齐亚的领导下已经狡猾到了从不给我们留下证据的地步。”
“之前被救走的【所罗门纳】或许是和麦齐亚风格有所差异的领袖。”佩特雷斯库至今为他们的人形库因克计划功败垂成而惋惜。对尼克·西摩尔·帕克的库因克改造手术是由罗马尼亚打击食尸鬼犯罪总局单方面完成的,这是为了避免德国的GFG在当地的各项技术事务中拥有过大的影响力。结果,非一流专家的本事果真不靠谱:在【所罗门纳】被劫走之后想到要利用人形库因克技术控制对方的罗马尼亚人惊恐地发现他们的控制设备出现了故障,又或者是植入了帕克体内的各种传感器和各种生物控制器械在第一轮测试结束后的某个时间点突然出现了类似的故障且没有引起罗马尼亚人的警觉。
无论如何,帕克逃了,而且罗马尼亚人既不能控制他也不能把他当做人形监控设备。事到如今,佩特雷斯库不禁为自己当时的决定而懊悔,他早该想办法说服其他上级宁可让德国人介入也要确保成功率——看吧,执意自行蛮干的后果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亚历山德鲁·麦齐亚于2012年12月1日被麦克尼尔在议会宫击毙后,布加勒斯特的食尸鬼社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过去食尸鬼各自躲在小角落里保持着一视同仁的排外态度,而强行把他们糅合起来的麦齐亚的死亡则给这个不稳定的新共同体带来了巨大的危机。不过,罗马尼亚探员们没有发现食尸鬼的捕食活动或其他敌对行为明显增多,这可能是由于食尸鬼将全部精力用于内斗以寻得新的首领,也可能是由于一盘散沙且人人只求自保的食尸鬼们已无再次重拳出击的实力。
正因为上述的判断坚定了罗马尼亚人对和平的信心,屋大维·范坦内斯库出手劫走帕克一事才更加令他们怒不可遏。不仅如此,当时幸存下来的探员们声称现场有第三方势力介入,这一说法引起了罗马尼亚打击食尸鬼犯罪总局的怀疑。在他们最终确定最值得怀疑的目标之前,探员们还需要尽力将城市恢复原状、把因食尸鬼的放肆而失掉的【全欧洲犯罪率最低首都】的名号再抢回来。
现状正悄然改变着,几十年来被认为坚不可摧的真理正在新现状的冲击下摇摇欲坠。但是,康斯坦丁·杰莱里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热情地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按照麦克尼尔所通知的地点赶去支援、消灭或逮捕那里的食尸鬼。完全阻断国内和国际之间的人员流通是不现实的,采用更严格的安检措施也得先得到公民们的认同才行,况且贸然地在这方面花更多的钱只会让公民以为纳税人的钱又被浪费掉了。因此,食尸鬼搜查官们为此买单,实在是天经地义。
迈克尔·麦克尼尔和彼得·伯顿都戴着墨镜,他们躲在路边的拐角处,其中一人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另一人嘴里叼着一根长条状的巧克力威化饼干。
“这布加勒斯特的市区就像被老鼠洞和兔子洞彻底渗透了一样,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出现在任何地方。”看到了杰莱里的车子后,麦克尼尔主动走上去迎接对方,一开口就向他抱怨食尸鬼们的狡猾,“哎呀,必须得把RC细胞检测装置安满大街小巷、再把那个什么食尸鬼雷达安插在市内全部的通信基站附近,这才能彻底地把它们逼退到死角啊。”
被佩特雷斯库临时叫来的十几名探员包围了麦克尼尔面前的几间大型车库,这些车库本该为附近的居民的车辆提供安身之所,而麦克尼尔声称布加勒斯特的食尸鬼们将从某种渠道抓来的难民关押在此处。杰莱里本来不想管这件事,他自己也不想看到更多难民涌入罗马尼亚,但他还记得罗马尼亚打击食尸鬼犯罪总局上次面对难民被食尸鬼捕食一事的迟钝险些引来舆论的反噬,于是他还是选择了亲自前来。给自己的功劳簿上多记一笔,没什么坏处。
“它们到底要做什么?”杰莱里命令手下在不惊扰附近居民的前提下先开始试探,确认其中存在食尸鬼后再进攻也不迟。没办法,固定式RC细胞检测装置等用来找出食尸鬼真实身份的设备还没能安装到这附近,罗马尼亚人那无比发达的建筑工业不知为何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一团乱麻……”
“为了活下去,它们可以使用一切手段、一切办法,哪怕是自相矛盾的。”麦克尼尔意有所指,“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我也想知道这些怪物把外国难民抓来的用意。”
杰莱里安排的第一队探员打算从车库连接着的一楼走廊左侧部分发起突袭,他们像往常那样等待着里面的居民开门,那样他们就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入内。虽然暴力闯入能节省更多时间,但市民没必要过多地了解和食尸鬼有关的事情,因此罗马尼亚探员们也没有必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几分钟后,他们等待着的机会来了,鱼贯而入的罗马尼亚探员们刚走到走廊拐角处就发现几个穿着阿拉伯式长袍的可疑人员消失在另一头。领头的探员快步赶上,却在下一个拐角旁和路过的居民撞了个正着。
诛颜赋
还没等摔倒的居民抱怨,跟在后面的探员突兀地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测温计的设备,并把探头指向了疑惑不解的居民。下一秒,那居民吓得魂飞魄散、从地上跳起来拔腿就跑,然而他的迅速反应并没能阻止RC细胞检测装置说明他的真实身份。两名探员从背后赶上,一左一右分别砍掉了这个青年男性食尸鬼的两条大腿、令他跌落在地上。
“接触开始。”
“保持警惕,确保各作战人员之间能够互相掩护。”杰莱里吸着鼻子,他似乎又感冒了,以前他还没意识到季节性鼻炎会找上他,“不必一定击毙所见的目标,确保他们失去战斗力即可。”
“你们的手段温和了不少。”麦克尼尔随口说道。他不打算参加战斗,因为这是帕克和他预谋好的戏码,而且他更没必要为了几个连枪都端不好的业余战斗人员而出手,“是为了适应以后要多留俘虏的策略而做出的调整,对吧?”
“差不多。”杰莱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我方内部其实有一些争论,例如在俘虏彻底失去利用价值之后该——”
“长官。”佩特雷斯库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麦克尼尔没问出下文,他瞪了佩特雷斯库一眼,心平气和地等待着战斗结束的那一刻。杰莱里的手下并非是人人都像佩特雷斯库一般英勇无畏的精锐部队,然而留守在此处的食尸鬼比他们更弱,以至于战斗打响几分钟后罗马尼亚探员们便基本控制住了局势。意识到车库正门前方同样埋伏着大量敌人的食尸鬼们选择了困兽犹斗,试图利用车库内的复杂环境击退对手。如果不是因为拥挤在车库里的那些阿拉伯人给他们带来了无法忽视的干扰,他们本来还有半点胜算,而现在这些绝望的异形怪物只得步步后退。
首批冲入车库内的探员们很快注意到居住在这里的外国难民们一点也不像是被虐待或被监禁的模样。许多难民的脸上有着厚厚一层污渍,从他们身旁满不在乎地路过的探员们只能从尚未干枯的眼神中读出一丝困惑。执行任务时暴露在外行面前对食尸鬼搜查官而言是大忌,前提是那外行有一定的话语权而且有可能影响舆论。谁也不会担心一群不会说罗马尼亚语的难民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广而告之。
扬·佩特雷斯库从手下的报告中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案,他向着自己的长官比划了一个收拾,又示意麦克尼尔和他一起从附近的居民楼内绕道进入车库。他们还不能把车库外门打开、把里面的情况展示给外面看,不然罗马尼亚打击食尸鬼犯罪总局又会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斩获了不少战果的探员们跑来向长官报告,他们颇为困惑地表示,那些缺乏自保能力的食尸鬼看起来并没有把难民抓起来当储备粮的嫌疑。
麦克尼尔和伯顿躲在一旁偷笑。要是处于帕克治下的食尸鬼又沦落到了被迫到处偷人吃的地步,那不仅是帕克的失败,也是他们的共同失败。
杰莱里和其他戴着面具的同僚步入各个车库内向勉强能听懂他们说话的难民询问情况,在此之前他向上级申请加派更多人手包围附近的居民楼并对居民进行筛查以确保没有食尸鬼漏网。可怜的青年食尸鬼搜查官听不懂阿拉伯语,所幸有伯顿担任他的翻译,这为双方之间的沟通消除了不少障碍。
“他的意思是,最近又有一条北上的道路被封锁了,这和匈牙利人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伯顿连说带比划地让罗马尼亚人明白难民所要表达的想法,“因此,他们选择了这一条据说比较安全的……比一般的秘密路线更隐秘的路线。”
“好极了。”杰莱里大手一挥,“把食尸鬼送去监狱、难民送去非法入境人员管理中心。他们既然想给我们增加成本,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的计划得逞。”
“请允许我向您提出一些也许值得您认真思考的意见,杰莱里高级督察官。”麦克尼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伯顿背后,把一直聚精会神地给杰莱里当翻译的伯顿下了一跳,“众所周知,势单力孤的食尸鬼一定要寻找到一些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的盟友才能暂时过上安稳的生活。如今亚历山德鲁·麦齐亚已死,这些异形怪物必须得想办法把自己的群体同另一个群体捆绑起来才成。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偏激,我的意思是,在特殊时刻就得采用特殊方法。”
“这事是我们的内部问题。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佩特雷斯库替一脸茫然的杰莱里挡下了麦克尼尔的建议,“亚当姆斯先生,去年EU差点因为我国的乱象而制裁我国,因此我不认为给EU制造又一个介入的机会是个好主意。他们正需要这些难民来填补方方面面的空缺,从工人到工程师……甚至包括乞丐和流浪汉。”
伯顿连连向麦克尼尔使眼色,他还不想让别人提早看出什么端倪。从伯顿的眼神中读出了真实含义的麦克尼尔当机立断地选择了退让,他用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结束了他和佩特雷斯库的争论,并随后建议杰莱里在附近居民跑出来围观之前先把重要的证据拿走。伴随着杰莱里一声令下,罗马尼亚探员们开始在车库各处搜集看起来可疑的物品。虽然阿拉伯人难民们在搜查进行的过程中纷纷表示抗议,终究没人敢在荷枪实弹的罗马尼亚探员面前动手还击。
一名探员发现角落里一辆蒙着灰尘的小轿车上有一个奇怪的电子设备,看起来有些像摄像机。他向佩特雷斯库征求了后者的同意后,便打算把那东西拿走。不料,当他不知怎么碰到了设备上的某个按钮后,突然投射出的强光吓得他条件反射般地把那设备丢回了车上。从投影灯泡中发射出的强光在另一侧的墙壁上呈现出了清晰的画面,把这间车库里的难民和罗马尼亚探员们都看呆了。
“这是……什么惊喜?”伯顿疑惑地望着麦克尼尔,后者摇了摇头并表示自己从未和帕克设计过类似的环节。画面一开始有些抖动,于几秒钟之后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众人定睛一看,只来得及看清是一只食尸鬼趴在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上大快朵颐。许多难民被吓得连连惊叫,这叫声把杰莱里吵得焦躁不安,他告诉手下赶快把录像关掉,却又被佩特雷斯库阻止了。
“没关系,长官。我们正好让这些难民认识到他们的帮手是什么货色。”老探长按住了杰莱里蠢蠢欲动的发号施令的手,“你看他们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录像中的画面不停地切换着,大多是食尸鬼捕食人类的画面。约一分钟后,清一色的食尸鬼进餐画面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披着长袍的阿拉伯人慌不择路地在走廊里躲避后方的食尸鬼追击的画面。这个可怜人刚撞到镜头前就突然被镜头左侧伸出的触须刺穿了脑袋、死于非命。
画面左侧那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有人提起那尸体、把尸体扔给了走廊里的食尸鬼。麦克尼尔瞪大眼睛注视着画面,他看到有象征着触须的红褐色物体从镜头前飘过,然而连接在上方的一抹亮色却让他和周围的其他食尸鬼搜查官都大惊失色。这不是食尸鬼身上的RC细胞增生物,而是一把库因克。这些库因克只有检测到了现役食尸鬼搜查官的生物认证信息才会开始工作,使用它的不是罗马尼亚的就是外国的某个【同行】。
“把录像关掉。”佩特雷斯库指了指那还在投影的电子设备,他没有要求将其摧毁,“快点。”
一名探员连忙赶去关掉录像,但他并没能阻止画外音传入罗马尼亚探员们的耳中:
【不想让类似的画面在罗马尼亚境内到处流传的话,就拿出你们的诚意并来找我谈谈吧。】
康斯坦丁·杰莱里马上命令手下把这间车库里的所有难民转移走。几名探员刚要动身,又被杰莱里阻止了,这名青年食尸鬼搜查官要求外面的其他探员入内并带走居住在此处的难民,而他和全部看过录像的同事都留在原地。
“哎呀,又完了!”一个有些粗鲁的声音响了起来。
焦头烂额的杰莱里循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麦克尼尔和伯顿躲在角落里热火朝天地玩着手机游戏。
“都是你害的。”麦克尼尔拎着伯顿的衣领,强横地向车库门口走去,他的姿态吓唬住了附近本来想要阻拦他的探员们,“你这不学无术的家伙连电子游戏都玩不好,我看你也只能在夜店里发挥你的特长了——”
“什么?”伯顿大怒,他的脑壳上冒起了青筋,“你个21世纪的清教徒活化石也好意思批评我?”
超级吞噬系统 小说
两人你推我搡、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只留下心惊胆战的罗马尼亚探员们。一名探员见有人已经离场,于是也要效仿,却被佩特雷斯库拦住了。老探长严肃地对其他人说,他们只该记住一点:这里没有什么录像。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