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永夜追兇笔趣-第二百零九章 鐵桿粉絲鑒賞

永夜追兇
小說推薦永夜追兇永夜追凶
“可是这也是我的家,我凭什么说走就走?我敬重你一分才叫你二哥,不过你也不要太过离谱了。”游宏明显然不是个傻子,不会任由别人摆布。
游宏方这时有些恼羞成怒,怒不可遏。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撕开脸皮了。”
“你不是早就撕开脸皮了吗?”游宏明道。
“你……”游宏方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本来与世无争的弟弟面前失了气势。
“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儿也行,我会让你尝尽苦果的。我说到做到。”游宏方说道。
两人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然后游宏方便退出了那间房。
游宏方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顾铭和无剑以及小倩就无法再跟进了,因为他们总不能去看这家伙睡觉吧,那样是多无聊的事情啊。
“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在这大宅子里逛逛吧。”顾铭提议道。
“这大宅子里有什么逛头啊?”无剑意兴阑珊道。
顾铭:“不对哦,你要知道,现在的我们可不是待在自己的时空里哦,这里可能是以前的时代呢。”
无剑:“那样又如何?”
顾铭:“那样就代表这宅子里还有其他人啊。只是这大半夜的,可能都没有出来而已。”
无剑听到这儿便有些兴奋了,“诶,这样似乎也很好玩哦。”
顾铭垮拉着张脸,心道,你又不是三岁孩童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顾铭觉得这无剑似乎有些奇葩,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都让人猝不及防,倒是有点像那啥……
顾铭:“你……不会是看蜡笔小新看多了吧?我怎么觉得你说话的口吻和小新有点像啊。”这时顾铭质问着无剑。
无剑:“你怎么知道?我可喜欢看小新了。小新就是我的偶像呢。”
顾铭很是无言,果然没错,他就喜欢这号人。顾铭顿时觉得交了这种朋友很丢人,因为他怕他会时不时的嘣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我是葫芦仙 不枯萎的水草
顾铭:“请你不要把一个幼稚园五岁儿童的说话语气传染给我了好吗?”
无剑这时坏笑道:“难道说……导演你也是新之助小新的铁杆粉丝吗?”
顾铭懒得理他,“我才没有!”
无剑挑了挑眉:“你这说话的语气好像风间哦。”
顾铭:“=(=`д´=)⇒信不信我暴打你?!”
这宅子显然是有些年头了,因为房屋外墙的颜色都已陈旧不堪。如果说这是过去的时空的话,那这宅子的历史可能就很久远了。
顾铭一行人在这环形的长廊间行走了一圈,他们想要看看还能碰到什么人。结果除了有几间房里有微弱的光亮之外,其他的就没了。而这几间房他们又进不去。
“我们再去楼上碰碰运气吧。”此时顾铭说道。
无剑和小倩当然没有任何意见,再说了,无剑也不敢有什么意见,毕竟他是演职人员。
于是在浅浅的月光之下,他们蹑手蹑脚的又上了一层楼。这楼梯是木制的楼梯,脚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清脆声,所以他们下意识的便格外小心,以免惊醒了什么人。
可是,接下来无剑便第一个发觉不对劲。
“我说,我们都无法和这个时空的人接触呢,我们干嘛这么战战兢兢的啊?”
听无剑这么一说,顾铭和小倩这才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好像是这么回事哦。
既然无法触摸到时空的事物和人,相反的,这个时空的人怕也无法听见他们的声音吧。
既然如此,他们何必那么谨小慎微的,完全可以放大胆去行事啊。反正也干扰不了别人,也改变不了事实。
而这刚上楼,他们便碰到了几个人。
因为这黑灯瞎火的,月色照在人脸上也分辨的不是很清楚,所以顾铭和无剑以及小倩三人都迅速的预警起来,他们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三米远。
“来者是何人?”无剑这时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然而接下来顾铭便松懈了下来。
“你干嘛一惊一乍的,你刚才不是说我们和这个时空的人无法相接触吗?既然如此,你干嘛神色慌张的一批啊。”顾铭这时斥责无剑道。
无剑摸了摸后脑勺,想想也觉得对哦,这可能是本能的神经反应吧。
于是顾铭他们便迎面而上。直到他们看清了对方的脸,这时他们方才又惊呼出声。
“怎么是你们?”此刻是顾铭喊出来的。
虚游神
DC天生傲骨
来者几乎也是一样的反应。
“你们怎么也在这儿?”来者不是别人,就是消失不见的稻米和墨龙少主。
稻米和墨龙少主这时见到了顾铭一行,他们的眼泪几乎都流下来了。
跟我一起去欺负小恐龙
墨龙少主:“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墨龙少主抬起袖子抹了抹眼泪,“我们两在这鬼地方快待疯了,这里的人我们看得见却碰不到,这感觉你们知道吗?我一度怀疑我死了,灵魂飘到了这里。”
而顾铭此刻反观稻米,只见稻米的神色和墨龙少主有所不同,只见他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而这时他的眼神是盯着顾铭的。
那眼神,就好像他经历的这一切都是顾铭的过错似的。
顾铭也承认,这可能就是他的错,因为毕竟是他带他过来的,这锅他必须得背,他没有意见。
可是,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顾铭对怀恨自己在心的稻米说道:“米哥你也别一副傲娇样了,这种情形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你现在哪怕拿一把刀比我砍了,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顾铭对稻米可谓语重心长了,他可从来没有这么好脾气过。
稻米这时终于张嘴了,而这一张嘴就是臭不可闻。
稻米:“你敢说这不是你处心积虑设计的?我特么的可不信什么穿越时空什么的,这些尽是鬼扯,我只知道,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你想要我们看到的。说实话也不难揣测,你大概是用了什么迷魂药之类的使在我们身上了吧。让我们集体产生幻觉,然后再对你听之任之,是吧?!”
顾铭哑口无言,他还能说什么,他只能佩服这货聪明绝顶,而且,这货的头发的确已然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