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魏晉乾飯人》-第162章 內心的小恐慌

魏晉乾飯人
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
汲渊大为感动,立即道:“明日我陪着女郎一起去。”
“汲先生还是跟着千里叔吧,跟着我,我怕是不能保护您。”
赵驹立即道:“对,先生跟着我吧,让秋武和季平跟随女郎。”
汲渊迟疑,“女郎, 这毕竟是你第一次在人前活动,有我跟着……”
赵含章就往营帐外看了一眼,然后拉过汲渊小声的道:“其实让先生跟着千里叔还有我的一个私心。”
重塑者
她道:“你们留在右翼可以伺机而动。”
汲渊挑眉,“比如?”
“比如去抄了匈奴军的营帐,断掉他们的后路。”
汲渊:“……就凭这批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训练过的新兵吗?”
赵含章道:“告诉他们,营帐里有匈奴军抢来的金银珠宝, 数不尽的粮草和女人, 先生, 外面随处可见的流民军,谁又被训练过?在沦为流民前,谁又打过仗?”
汲渊沉吟,“我明白了,我会助赵千里调派好,相机行事。”
赵含章满意的点头,“能去就去,不能去便尽量保住有生力量。”
“有生力量?”汲渊喃喃两遍,眉毛高高的一扬,哈哈大笑起来, “女郎说的不错,他们都是有生力量,只要保住人, 我们就是赢家。”
一旁的赵驹沉默的听着, 有听没有懂,不过前面赵含章说的话他还是听懂了,要看情况偷袭匈奴军帐。
“时间也不早了, 先生和千里叔去休息吧。”她也要睡了。
汲渊和赵驹便起身告退。
有士兵送了热水上来给她洗漱, 赵含章擦了擦脸和手,觉得下次还是带听荷来,进出营帐也方便点儿。
赵含章坐在现刨出来的床板上,铺着的毯子和底下的叶子都挡不住木板的清香气。
赵含章解了衣裳,将小腿上绑着的布袋取下来放在床头,碰在床板上发出哐当的声音。
她将手腕上绑着的布袋也取了下来,揉了揉手腕,伸了伸腰才躺下。
和石勒交过手后赵含章便知道,马上功夫仅靠巧劲儿和功夫是不够的,还得有力气,尤其是砍人的时候。
砍久了,力气就会小,所以她在有意的练臂力和腿力。
布袋里放了石块,之前带的小,前天开始多加了一块,不仅手上绑了,小腿上也绑了, 一开始很不习惯,但时间长了, 她适应了这个重量以后便能和正常人一样跑跳。
再配以呼吸之法, 说不定她还能练出轻功来呢。
武道聖王 小說
当然,不是违反地球引力在半空中飞行的轻功,而是轻巧腾挪,身轻如燕的轻功。
赵含章躺了一会儿,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奇怪了,明明困得很,怎么却睡不着?
赵含章躺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爬起来,在她的行李里摸了摸,最后摸出笔墨纸来。
她默默地看着帐外的黑暗,最后提笔给写道:傅教授,见信安。
长夜漫漫,心绪复杂,我竟第一次产生了惶恐之感……
这一次打仗和上一次保卫赵氏坞堡和西平县不一样,上一次事情太急,她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也没有多余选择的道路。
但这一次有。
所以她迟疑了,甚至会有些害怕,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
对的结果她已经可以预见,但错的后果却是没有尽头的,她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承担得起。
但她还不能在汲渊和赵驹面前显露出来。
在今晚之前,她以为自己是可以预见两种结果的,即便是最坏的结果,她也不怕。
但现在,她突然不太确定了。
赵含章呼出一口气,静默的看着手中的信,她很想划去,将这封信毁掉,就当做没有写过,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放下笔,将墨吹干,将信折起来放进信封里。
如果她能安全带着人回去,她就把这封信给傅教授看。
赵含章将信收好,重新躺在了床上。
或许是写信倾诉过,她心头一松,闭上眼睛后不久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赵驹就起来让人埋锅造饭。
在攻略中不知不觉沦陷的邻座美少女
章太守他们还算守时,在约定的时间整顿好兵马出发。
赵含章领着赵驹去见和他们同在右翼的蔡参将,他是代表南阳郡来的。
他带的兵马不多,只两千人而已,不过他自觉比赵含章找个小姑娘厉害和重要,因此直接要统御右翼。
赵含章一口应下,转身却对赵驹道:“听汲先生的。”
阳奉阴违的光明正大。
赵驹忍不住去瞪汲渊,觉得女郎一日比一日无耻就是他教坏的。
汲渊都忍不住自省,女郎变成这样,难道真的是他教的吗?
不可触及的你
赵含章已经上马,带上秋武和季平跑去中军那里看热闹。
秋武和季平各带一什跟上,二十個人护着赵含章挤到中军的前面。
各路援军的参将、郡守和县令都在此处,因为章太守在这里,大家都围着他转呢。
赵含章带着二十人上来并不显多,但也绝对不少,其他人都只是带三五护卫便过来,像她这样浩浩荡荡带了这么多人却没几个。
章太守只看了一眼,并没有放心上,小姑娘嘛,害怕是应该的,多带一些护卫也情有可原。
最强妖猴系统 小说
不过他还是不希望赵含章在这里,要是打起来他还得顾忌,因此他冲她招手,等她笑眯眯的骑马挤过来便道:“三娘,中军危险,你还是到后面去,若有流矢不注意伤到你就不好了。”
赵含章一脸天真的道:“世伯,我不怕流矢,我在这里,还能保护您。”
章太守见她坚持,便也不多劝,点头道:“算了,不过你留下要听调遣,可不要乱跑。”
“好。”
赵含章带着她的二十护卫退到一旁,很是低调的往前走。
这一支援军的确早被匈奴军看在眼里,大军开拔没多久,才到灈阳城下继续攻城的匈奴军就收到消息了。
于是匈奴军有序的后撤,退出城楼上的射程后便后军变前军,静等大军的到来。
其实要不是两军离得太近,沿路都派有斥候,他们还想来一波埋伏呢。
但因为两军距离不远,所以彼此谁想埋伏都不容易。
两军很快便在灈阳城外的开阔地带遭遇上,章太守抬手止住大家的动作,他先上前一步,招来令兵道:“叫一下他们的将军,就说我有话与他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