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愛下-第932章駱家規矩讀書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幽都地府幽族少主竞奇请战攻墓派狂刀墓使楼满风!”
待父亲离去后,竞奇面向观战楼吼道。
待吼声落下,两道身影自观战楼顶上跃下,其中一人正是楼满风。
“楼师兄,不好意思,那个狂刀的名号师弟我也看上了!”
拔出插在冰层上的雪饮狂刀甩过去,竞奇大笑道。
他所修的是狂刀绝斩,与狂刀之名更加般配,那应该是他竞奇的名号。
日后他便是狂刀竞奇!
而对于这一战他已经期待很久了,原本以为楼满风不会过来,谁想竟然真的来了。
既然来了,就不能错过。
虽说他们不是同门师兄弟,但却也差不多,楼满风的傲寒六诀和佩刀同样是由师父赐予。
就看看是你的雪饮狂刀利,还是我的幽冥大狂刀霸,是你的傲寒六诀傲,还是我的狂刀绝斩狂!
“你我之间会有一战,但不是现在,而且在这种环境中胜你也胜之不武!”
接住甩来山寨版雪饮狂刀插在冰面上,楼满风并未应战,甚至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他此次的对手不是竞奇!
而跟着下来的索连城纵身上前,与竞奇隔着那道冰沟对视。
“竞奇师弟,满风师兄的对手是慕容烨,不如我们两玩玩,看看是你的大力出奇迹强,还是我的唯快不破完美。”
我的魔王大人
他也想在今日这个舞台上展现一番自我,更向父亲展现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慕容烨?”
竞奇愕然,怎么扯到慕容烨身上去了。
“他肯定会来的,在这种环境中现今只有满风师兄的傲寒六诀和寒师娘的败亡剑阵能够匹敌。
师父说你们父子与楼师兄的因果既然是从幽都地府开始的,那便应在那里结束。
到时你驾驭冥蛇,楼师兄也会驯服鬼鳄,展现出你们最强的实力。”
索连城开口解说,并表示这是师父的意思。
“既然是师父的意思,那便将与楼师兄的对决押后!”
听闻是师父的意志后竞奇便没有拒绝,而且在这种环境中与楼满风对决,他也没太大把握,真要输掉的话会很丢人的,换到去幽都地府对决也好。
“不对,伱变了!”
忽然反应过来,竞奇打量着索连城现今的形象,越看越疑惑。
索连城现今的模样太奇怪了,皮肤比之以前白皙了太多,都能跟那些师娘媲美了。
面部线条也柔和了许多,怎么看都好似一个女扮男装的妹子。
“我的刀更快了,竞奇师弟还请小心!”
功力运转,面上忽然显现出紫色纹路,更有紫色的电光在身上闪现。
旋即紫色电光一闪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抵达竞奇面前,手中被重铸后的玉刀劈斩而下。
这几日他在师父的帮助下,不仅修成紫脉麒麟真身,更凝聚出麒麟紫雷,在麒麟紫雷的刺激下身法速度进一步飙升。
“斩!”
竞奇不敢有半点怠慢,挥动巨大幽冥大狂刀迎上。
周身更燃烧起幽蓝色的火焰,阴气森森,将自身衬托的如同一尊妖魔。
不等双刀相碰,索连城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抵达侧面,再次挥刀疾斩。
这还没完,紫色电光接连闪烁,闪现出数十道身影将竞奇包围在内,近乎同时挥刀斩下。
这并非是林水瑶那种幻化分身,而是速度太快遗留下来的残影。
不过这种攻势却还打不倒竞奇,手中幽冥大狂刀抡动,带起一连片幽冥之火化为的刀气,在周身形成一道刀气旋风。
“我的剑刃风暴!”
在观战楼上观战的骆时秋感觉自己被冒犯到了,自己的绝招竟然被人山寨了。
“秋儿,跟为父来一趟!”
FIRE RABBIT!!
另一边把脉确定妻子没有动胎气后,骆天成向儿子示意了下,随后纵身跃下观战楼,向着幽帝所在山巅纵掠过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骆时秋还是老实的纵身跟上。
没一会儿父子两就抵达幽帝所在的山脚下,按照江湖规矩让守在山下的幽族人带着上山,见到了幽帝,以及其身后的女儿祭月公主。
“是你!”
祭月气恼的瞪着骆时秋,上次本想抓住那人逼问阿弟在天禅寺内的境况,谁想不仅没能成功,连自己的银月腰铃腰铃都被夺走了。
还被那登徒子在那里狠狠地拍了下,到现在都疼得很。
奇耻大辱啊!
而骆天成一上山便不住地打量那位准儿媳妇,越看越满意。
竞奇师侄没有骗人,此女的確是一副好生养的身段,娶过门肯定能生出十七八个大胖小子来。
“银月骷髅腰铃!”
幽帝则第一时间将目光落在骆时秋腰间的银月骷髅腰铃上,神情怪异。
之前他就发现闺女腰间的腰铃不见了,当时询问,闺女却什么也不说,没想到是被攻墓派的人夺走了。
“幽帝,久仰大名!”
目光转向幽帝…不,是亲家,骆天成拱了拱手,说了句客套话作为开场白。
“你比你父亲强!”
幽帝感慨了句,之前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虽然距离比较远,但以他的目力足以看清楚。
骆天成展现出的战力哪怕他现在都没信心战胜,比起上一代的骆家祖堂家主强了太多。
“骆某的运气要比家父好一些!”
骆天成没有否认,对此也很庆幸自豪。
虽然那位便宜师弟有时候很不会做人,但能遇上对他和骆家祖堂而言的确是一种大幸运。
单单一门麒麟玄功就让族人实力翻了数翻,并且还在快速的增长着。
“幽帝你也看到了,我儿时秋抢了你女儿的骷髅腰铃,老夫寻思着,此事应该按照你们幽族的规矩办。”
走上前与幽帝并肩而立,一边观望着玄冰上的战斗,一边道出此次来意。
“休想,我一定会夺回腰铃的。”
不等幽帝开口,祭月却炸毛了,说着还狠狠地瞪了眼一直懵逼着的骆时秋。
那一败是她的耻辱,日后定会亲自讨还回来的。
“要按照我幽族的规矩办,本王现在就斩了你儿子!”
冷声回了句,幽帝很不爽,自家的小白菜竟然被一头猪给盯上了,岂有此理!
“既然幽帝如此决断,那么此事就按照我们骆家的规矩来!”
骆天成倒也不恼,笑着道出另一个提议。
既然按照你们幽族的规矩走不通,那就按照我们骆家的来。
“你们骆家祖堂有何规矩?”
呵呵冷笑,幽帝虽然震撼于骆天成的实力,但却也不惧。
尤其现在骆天成因为刚刚的激战,功力大耗,战力还能剩下几分都难说。
——————
(骆时秋:岳父大人,我们骆家的规矩就是将敌人打到服,所以,下来受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