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妻兒殞命:我意外重生贖罪-第二十一章 蠻不講理鑒賞

妻兒殞命:我意外重生贖罪
小說推薦妻兒殞命:我意外重生贖罪妻儿殒命:我意外重生赎罪
话音才落下,这女人便是转过头来,差点儿直接跟周飞撞了个满怀正当。
“他奶奶的,哪个不长眼的王八羔子,没事儿往老娘家里面乱撞?”
“村子里修这么宽敞的大街,王八羔子不会走道中间?”
女人怒气冲冲,根本就不看是谁,张口就骂。
等抬起头来看到周飞的时候,刚好跟周飞来了个四目相对,只是稍稍一愣,立刻就认出了周飞的身份。
估计她完全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自己家的门口碰到周飞。
尤其是,刚才她才刚刚说过周飞的坏话。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她的眼神稍稍一变,下意识的问道。
“小飞,你怎么回来的?”
这话才一说出来,女人就条件反射的朝旁边的尹若云和孩子看了一眼,隐约猜到了什么一样,她的表情就是再次一变,似乎才反应过来,刚才周飞已经听到了他所说的话。
其翻脸程度比起脸谱还要快上一点。
“刚才表婶儿说的话,你应该没听见吧?”
她明明是猜到了正确答案,但是却依旧是意有所指的朝着周飞上下打了两个眼,淡淡的问道。
周飞的心中挣扎了片刻,下意识朝着旁边尹若云和孩子看了两眼,没有直接撕破脸皮,而是默然点了点头。
“有些话我确实听到了,但是听的不太真切。表婶刚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现在说也来得及。”
两个人如同是猜哑谜一样,相互支吾了几句,紧接着院子里的人便是走了出来。
对方看到周飞之后,顿时一愣,随后打起了招呼。
“呦呵,这不是飞哥吗?”
这家伙不是旁人,正是表叔表婶家的小子张德明,今年应该是在上大学,二十一二的岁数。
这小子从小就不是什么好饼,但是因为小时候在村子里的时候,周飞对他十分照顾,所以他对周飞也还算是有礼貌。
这会儿看到周飞,只是下意识的调侃了两句,随后就主动跟后面的尹若云打起了招呼。
“这位就是嫂子吧,怎么飞哥还想着带嫂子回来了?我们提前也没听到过消息,这也没准备什么东西。”
张德明的态度比起刚才姓徐的态度还要好了点儿,跟他妈妈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这种反差一时之间让周飞有些疑惑,也难怪刚才表婶儿在院子里冲着张德明大声嚷嚷,很显然是这母子二人在有关他的事情上形成了某些不一样的观点,这才导致的纷争。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抬起头笑了起来。
“德明,有段时间没见了,你小子现在个头儿窜的挺猛,都说23还窜一窜呢,没想到你小子仗着老哥这两年没见你面儿,长得这么高了,比我都高出半个脑袋了。”
回想起了上一世的时候,张德明偶尔还去城里看望他,时不时带点土特产,还从来没有主动找他要过什么东西。
这份情周飞还是很乐意承下来的,所以这会儿并没有再继续发飙,而是顺理成章的接下了这个话茬。
表婶儿看了周飞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冷哼了一声,竟然真就没有再针对周飞,而是把路让了出来。
“看你们急匆匆的回来,连饭都没吃吧?家里正好还剩下点儿晚饭,本来打算喂狗,你们既然来了,随便吃吃口吧。”
“你表叔现在正在村长那儿谈事情,得过两个小时才能回来,你们在我们家等一等就是了。”
表婶儿看了一眼尹若云,表情冷漠的说道。
周飞不以为意,欠了欠身,便是走进了院子。
现在不撕破脸皮,并不代表接下来的事儿能好好谈。
不过张德明这小子还在家,就意味着事儿能好办不少,最起码这小子还像个人样儿,不至于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跟他直接闹掰。
表叔家的院子也已经被翻新过,此时看上去规规正正也算舒心,院子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套石桌石凳,上面竟然还刻着象棋的纹路。
这摆明了是从不知道哪个公园或者广场搬过来的公用设施。
周飞心头一动,直接坐在了这里,并没有跟着进门。
表婶看到他这个举动,顿时就扬起了眉毛。
寒刃
“怎么不进屋坐,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难不成是觉得表婶儿连口饭都不舍得给你吃吗?把我们家当成了什么人了?”
表婶儿说话说的声音不小,似乎有意挑起事端,左邻右舍正在院子里忙活的邻居全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看到他家院子里的一幕,都是忍不住扬起了眉毛。
“高翠萍,你们家来客人了,这几个怎么看着那么面生啊?”
“你看看人家还带着孩子呢,不要说话那么大声,你那么大嗓门,把人家孩子都吓到了。”
“说的就是,平日里跟我们吵吵嚷嚷也就算了,一看人家就是城里人,你跟人家城里人喊来喊去的,别人还以为咱们村子是什么穷乡僻壤出刁民。”
一帮子长舌妇在那里叨咕叨咕的说了几句都是笑了起来。
表婶儿冷眼朝着她们瞪了两眼,随后便是大声叱骂起来。
“我们家的事儿关你们什么卵事?一个个的好死不死的再嘚啵两句,小心老娘把你们嘴给撕开!”
周飞看着这一幕,笑了笑,这摆明了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不过这会儿他自然不能退缩,摇摇头说道:“饭我们就不吃了,我回来呢是有件事儿想跟你们家商量商量。”
“也不用非得等到我表叔回来,跟你商量也是一样的,正好德明也在家,我干脆就明说了。”
“我们家那个宅基地的事儿,你们怎么连跟我说都没说过?直接就把我们家房子给扒了,我刚才过去看过,活儿倒是干的不错。”
“表婶,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咱们得协商处理一下?”
果然听到他提起了这个话茬,对面的表婶脸色一冷,立刻就嚷嚷起来。
“我就说你小子回来没憋什么好屁,是不是在城里欠了人家钱,过不下去了,才跑回来跟我们家抢房子的。”
“你们家那个宅基地,当初你爸你妈就说过要抵债还给我们家,我们就算是用了又能怎么样?你们倒想着回来兴师问罪了,老娘还没去城里找你们呢!”
旁边的张德名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想要开口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