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鐵血大明1625 傾城狐-第三百二十三章 本貝勒知道了!展示

鐵血大明1625
小說推薦鐵血大明1625铁血大明1625
“都是毒蛇!”
“都是毒蛇!”
莽古尔泰的话语,在乌兰哈的脑海中回荡。
乌兰哈猛然想到了之前天启帝面对扬古利之时的表现,顿时心中升起了感悟。
威逼利诱,时刻警惕。
自己虽说是皇太极一手带出来的人,可是终究算不上大金的嫡系贵族。
乌拉部已灭,乌拉那拉氏固然是乌拉部的后裔,可是终究也只是后裔而已。
失去了乌拉部作为依凭,乌拉那拉氏在金国内部,虽然算是大族,却也不算是最顶层的贵族集团。
自己对大金的了解,果然就不如这个大金贝勒!
乌兰哈双眼微微眯起,看向莽古尔泰低声道:“莽古尔泰,你既然已经决定降我大明,那么我作为乌拉部的嫡出男丁,我想问你一个事。”
“在入城之前,还希望莽古尔泰你能够如实告诉我。”
看了看面前的城门,莽古尔泰朗笑道:“说,只要能够回答,我定然如实回答你!”
如今面前就是自己经略几月的兴中城,莽古尔泰倒也放开了心防。
毕竟久久压抑的那些事情,都被莽古尔泰吐露了出来,此时的莽古尔泰反而觉得自己也轻松了不少。
至少,可以不用压抑本性,距离自己如今的目标,也逐渐靠近了起来。
乌兰哈招了招手,对身后的一个骑兵说道:“穆尔图,你去通报陛下,将方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和对话,原封不动的汇报给陛下,让陛下定夺。”
“其余人等,先随本将军,入兴中城整备!”
如今莽古尔泰既然选择了跳反,那么可以在兴中城整备的时间,也就充裕了起来。
毕竟即便是努尔哈赤从锦州发来信使,莽古尔泰也可以从容拦下,不会走漏一丝风声,甚至还能向锦州传递假消息,误导努尔哈赤,误导如今锦州的掌权者。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启帝返回宁远城不能说是一路顺风,只能说是简单随意。
说到底,正蓝旗全旗跳反,这件事哪怕是皇太极他们四大贝勒加上努尔哈赤一起去想,都想不出到。
听到乌兰哈将话说完之后,莽古尔泰挑了挑眉道:“行了,龙虎将军乌兰哈,你该下的命令已经下完了,现在不如告诉本贝勒,你到底想问什么!”
乌兰哈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莽古尔泰,压低了声音说道:“乌拉部灭之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莽古尔泰,你好好告诉我,全歼刘綎部,杜松部,千里追袭将赵率教等人撵到浑河河畔,这些东西,你该如何向天子交代?”
“当今天子爱民如子,更是为了战死的大明将士树英魂碑,你身上的这些在大金的功绩,落到了大明手中,那可就是血海深仇!”
“我们都是女真人,在大明都是异族,虽然当今陛下不拘小节,也并未轻视于我,但是我们始终是外人,我们这些外人,只能抱团取暖。”
“你若是投靠大明,那么我们就是天然的盟友,在彻底接纳你作为盟友之前,我必须确认一下你到底能否融入大明!”
乌兰哈是一个很清醒的人,他很清楚大明的普罗大众对于女真人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看法。
随着万历三大征以及努尔哈赤起势之后和大明的交锋,女真人原本只是存在于辽东和大明高层耳中的臭名声,已经传遍了大明各地。
在普遍的大明百姓都敌视仇视女真人的时候,天启帝一人的看重又有什么用?
他们作为异族的这个身份,至少在这数十年里,会是一个阻止他们彻底成为大明百姓的桎梏和枷锁。
甚至包括满桂麾下的那些蒙古人也是一样。
他们为了大明征战这么多年,但是在寻常的大明百姓眼中,他们却依旧还是不足信的外族。
如果换作是宣府大同那些久受蒙古所害之地的百姓,没准还会骂上几句。
外族想要在大明谋求认可,谋求生存,那么报团取暖自然是重中之重。
如今的满桂和乌兰哈,其实隐隐约约中就达成了一点暗中的默契,而这也恰好是朱由校默认允许的。
不然为何这一趟过来走蒙古,朱由校只带上了满桂和乌兰哈等将领。
不就是想着,让他们这些人拧成一股绳么?
满桂都为大明征战一辈子了,从山西打到辽东,到现在都还没混上总兵。
这还不是因为大明很多人的刻板印象和先天上对外族的敌视?
莽古尔泰骤然回神,双眼中闪烁着精芒,捂着身上经过简单包扎却还在渗血的伤口低声道:“这些罪状,其实说实话,我方才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一个前头兵,冲锋陷阵是我的事,但是我没有对寻常的辽东百姓,动过屠刀!”
“你扪心自问,哪怕是在大金的时候,我虽然残暴之名远扬,但是你可曾见我像是阿巴泰,代善,济尔哈朗他们一样,动辄打杀自己的奴才?”
鬼谷仙师 小说
“动辄虐杀寻常百姓?”
听闻这些话,乌兰哈瞪大了双眼,看着莽古尔泰一字一句道:“莽古尔泰,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话一问出口,乌兰哈就知道自己不该问。
甭管是不是真的,这句话能够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能够给天启帝一个台阶下就足够了。
想那天启帝,连蹂躏百姓,贪婪无度的魏忠贤都可以委以重任,让他参与坐镇监国。
这就足够证明天启帝不是那么优柔寡断,只要一个人能够体现出来他的作用,天启帝都会对这个人以前所做的事情有着极大的容忍度。
更别提乌兰哈投靠之前,可是皇太极的亲卫,虽然说皇太极大部分时间都在后方做事,但是偶尔南下打打明人,也还是出现过的。
想到这一茬,乌兰哈双目逐渐亮了起来。
虽说他在大金的时候是皇太极的部下,乌拉那拉氏也是正黄旗的大族,可是乌兰哈却也知道正蓝旗在八旗当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从正蓝旗的旗主莽古尔泰和领主阿巴泰二人的作战风格就能够看出来。
正蓝旗负责的,一般都是冲锋陷阵,打前锋的任务。
而攻坚,也恰好是正蓝旗的强项。
在这些先提条件之下,若是莽古尔泰率领正蓝旗举旗归义,那么立马就能成为一支大明在辽东举足轻重的力量。
和莽古尔泰结盟,有百利而无一害!
想到这一茬,乌兰哈朝着莽古尔泰伸出手道:“既然如此,那么日后的日子,还希望三贝勒和我一同,鼎力合作!”
彩虹社名场面四格漫画
莽古尔泰浅然一笑,捂着自己伤口的手臂松了松道:“合该如此。”
说到底,莽古尔泰心中还是有些看不上乌兰哈,说到底乌兰哈也只是占了一个投靠早的红利,在天启帝的身边,占据了一定的地位。
但是莽古尔泰有信心,能够在天启帝的身边,开拓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座位。
如今首先的任务,还得是让天启帝能够信任自己,能够给自己重任。
所以即便是看不上乌兰哈这个曾经的奴才,但是莽古尔泰的心态转变却也极快。
就像是皇太极被抓之后,以及努尔哈赤在面对天启帝时前后截然不同的反应一般。
似乎是变脸这一块,已经不是川省的专利,这帮子爱新觉罗家的人也极为熟练了一般。
只不过变脸变得是脸,而努尔哈赤他们这一家子,却是心态之上的转变。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已经回到了自己那座府邸的莽古尔泰看着乌兰哈一字一句道:“乌兰哈,你说老八被天启帝抓了,如今压在宁远城?”
“你说咱们这位陛下,到底是意欲何为?”
“老八是父汗的心肝宝,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老八被抓了,父汗居然没有急眼,不顾一切的去和陛下生死决战,救回老八?”
“这老八一旦失陷,大金可就少了一个智囊啊!在五大臣先后死去之后,智囊这玩意,父汗是死一个少一个,老八算得上是我们这些兄弟里,脑子最好使的那一个,他被抓了,父汗也该急了!”
乌兰哈端着一杯酒,摊开手道:“不巧了,纳女直就是被陛下当着老奴酋的面抓走的,甚至于可以说,是老奴酋亲自将纳女直交给了陛下!”
“当时老奴酋轻敌,亲身上前,被陛下活捉,但是陛下陷入重围当中,只能挟持老奴酋换陛下自身和明军能够从容撤离。”
“而这时陛下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纳女直,必须得和陛下一同,回转宁远。”
“老奴酋身陷陛下手中,自然是允了陛下的要求,不过彼时的老奴酋也不知道陛下身份,还想着拉拢陛下。”
“可能此时老奴酋已经悔的肠儿都青了也不一定。”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一个身着女真服饰的信使,在好几个正蓝旗莽古尔泰心腹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冲进了莽古尔泰和乌兰哈所在的大堂当中。
这人走入殿中,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和莽古尔泰坐在一起的乌兰哈就直接哭诉道:“三贝勒!锦州大败,大汗身负重伤,明军逃窜入大尖山,兴中城当是明蛮子必经之路,还请三贝勒做好准备!”
“另外,阿敏贝勒已经出兵接应,若是三贝勒觉得事不可为,那么三贝勒可南下寻阿敏贝勒合兵!”
听着这个信使的话,莽古尔泰瞥了一眼乌兰哈,摆了摆手道:“行了,本贝勒知道了!”
一语且双关。
乌兰哈会心一笑。